越过高考 

 天真以为 

 大学真的一点不用学 

 任性玩耍 

 学长说,写满就行 

 也许,我写的不够满 

 也许,我运气不太好 

 又是一年补考季 

 一遍一遍纸上写下 

 并不太熟悉的符号 

 以祭奠笔尖上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