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夜,很美,点点忧伤,思绪无限蔓延】 静静的 夜幕再次降临 戴上耳机依旧单曲循环着卡洛儿的《假如爱有天意》此时脑海里回响着过往的一幕幕画面 曾经总是在闲暇时到蛋糕店里学做各种糕点虽然不怎么美观却依旧被人买走 心里还在窃喜着自己的水平还不错其实只是别人不怎么懂美学

高中后每次放月假都会做些小型的水果蛋糕送给朋友吃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每个吃我蛋糕的朋友们看着透明盒子里的那块美味时的羡慕眼神直到他们有次亲自看着我做时才发现我那笨拙的技术完全就是没技术只是马马虎虎拼凑一个还算完整的蛋糕再加以血本的巧克力和水果加以装饰so...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高大形象顿时毁于一旦不过这四五年后的咱 技术还是阔以滴了其实最让我忘不了的是你们吃蛋糕时那嘴角粘着一丝奶油的笑脸

【有些人,你以为可以见面的。有些事,你以为可以一直继续的】 有些人   你以为可以见面的  有些事   你以为可以一直继续的然后   也许在你转身的那个刹那   有些人  你就再也见不到了

当太阳落下    又升起来的时候   一切都变了  一不小心就再也回不去了       2012年的十月   相信这个十月是许多人都无法忘记的因为这个月我们的朋友----小慧离开了十一长假我逃课提前一天回家了晚上回到家就收到朋友发来的短信“小慧可能熬不过今晚了!”然后  穿上衣服让爷爷送我到中心医院病床周围亲人悲伤的围着我那可怜的朋友机器上起伏的心率线  和妈妈握着女儿的手情绪失控的痛哭  依旧不能相信眼前的现实眼眶不禁模糊起来  一个赶来看她的朋友晨终于二次落泪了我拉着她出了病房  也是那个时候  在外地的同学们都摆脱了所有计划 都计划赶着第二天的车回来看她   只是晚了几个小时看到曾经的园高5班的同学都聚集来给小慧送行 不觉拿出手机给我们的班主任----杨妈 发了短信 告诉她应该可以感到欣慰了 火化那天我们一人拿着一捆鞭在路边一架接着一架 送着小慧的灵车  致以这辈子最真实的复杂情绪

【当撕开一个伤疤的时候,那种疼痛只有自己能体会】

当撕开一个伤疤的时候  那种疼痛只有自己能体会,当你画了一张没有眼睛的画像的时候 那种失落只有自己体会当你迷失在人群中的时候  只有自己站在原地不知道去哪里  当站在一个广场的时候 也只有自己明白自己的影子是孤独的一切的一切     只有自己能体会有时侯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总是通过电话骚扰许多人 却发现孤独感并没减轻 却又越发失落多想    在身边有个说心里话的人    多想    只是单纯的哭笑  让泪和笑肆意挥洒多想    没有任何保护层 赤裸裸的袒露我自己的心多想    朋友们能够在闲暇时发来短信简单问候多想    痛痛快快谈一场恋爱多想    是我想多了

不管我所追求的东西在别人眼里怎么看但我知道 那才是我想要的一辆越野 一台单反 一个背包 旅途路上 冷暖自知

【你在雨中行走,却从不打伞;你有自己的天空,它从不下雨】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   容华谢后   不过一场   山河永寂摸着键盘时突然想到一位朋友说过的  世界那么大 我们算什么世界那么大 自爱最重要 何必强求让自己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我喜欢雨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也许 当下雨时听到窗外淅沥沥的雨声 心里特别宁静的原因吧 一般雨下的不大我是不打伞的 如果条件允许 我会淋漓一场大雨 痛快  洒脱  洗去身上的一切烦恼 给自己做个清晰 成长路上总是会遇到那么些挫折 无端被人塞一黑锅 心里总是有那么些不爽 被人在背后捅几刀之后 才发现捅自己的是自己觉得那些面具特别好看的人 带着一丝愤怒 去争取自己的尊严 发现没必要去解释太多 因为那些人就像机器人一样 没有自己的思想 有的只是按照别人的指令去思考

甚至知道实情的 没有人去试着澄清什么时 才发现 自己真的很失败 不过还好  下雨了 依旧感受那份宁静 怒火也被熄灭了 因为各种原因被迷茫的我 渐渐也清醒了 试着去承受这一切 体会 感悟 提高 有些事  不可避免地发生  阴晴圆缺皆有规律 我们只能坦然地接受貌似这篇日志跟着情绪走的吧   不管怎样 梦想始终是要去坚持的 前方道路即使再多阻隔,我也会毫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