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第七季已开播了几周了,让我们这些个肉粉甚是鸡冻。

这一季刚播出第一集时(如今已播到第四集),便有网友按捺不住激动心情,为剧中主要人物、韩国“披萨小子”格伦的被害而惋惜,仿佛随着剧情深入,很多人物都已经融入自己的生活。“从来没有如此强的带入感,变态得像是一根狼牙棒敲在自己头上的感觉,”有剧迷评论说。更悲情的往往在下一季,这正是《行尸走肉》一直所贯穿始终的——开播六年来,《行尸走肉》不断地用故事诉说着一个人们不愿面对的现实:其实人比丧尸可怕多了。

丧尸VS人类

《行尸走肉》根据托尼·摩尔的同名漫画改编,是电视史上第一部正宗的丧尸电视剧,它不仅在整个故事的铺排、还有化妆效果上都是史无前例的。自从在2010年万圣节前开播这部剧后,美国AMC无线电视台获得了热门点击,530万的首播收视人数,2.7万的收视率更是创下当年最高的首播收视人数。而当第六季大结局时,收视人数一举突破890万,再次刷新收视纪录。

从第一季开始,《行尸走肉》其实并未满足更多人的期望,因为故事并不紧凑,而且只是编剧在挖坑埋弹,制造一条条暗线明线。

主人公瑞克是亚特兰大城郊小镇上的一名副警长,在执行任务时不幸中枪,等他醒来,发现周边全是尸体,而他也开始陷入一大波活僵尸的包围中。瑞克的伤后复苏,相当于死后来到地狱,见到的已然是人间活地狱——然后他遇到一些救他的人,他救下的人,组成了以他为首的“灭尸团”……

看似简单的丧尸与活人之间的对峙,却因为非死即生的末世设定支撑起所有人的命运和心理蜕变的过程。一个剧的无限延长,考验的是编剧的智慧和理念,这是观众与编剧之间的对峙,是智商与脑力的较量。

片中人物像格伦、弩男、刀女、罗西塔等,都有着独特的人性魅力,有些人物的变化简直在第一季和第六季中判若两人。像在第一季中,被丈夫爱德蹂躙的妇女还是一脸泪痕,到第六季中却已经能扛枪独立对付一整支僵尸军团了。而玛姬是片中聪明和坚强女性的代表,她可谓是本剧受伤害最大的女人,第二季结尾丧尸席卷农场时,失去了大半亲人,后来父亲和妹妹也相继离开,到第七季,她的丈夫、也就是那个韩国帅哥格伦在她面前生生被人爆头而死……从中可以看到一颗人心在面对亲情、友情、爱情统统灭亡之际的颤栗和承受。

第六季末梢时分,瑞克军团的十一位成员陷入了尼根领导的救世军陷阱之中,观众情绪一度达到高峰期,也一同随剧中人物命运陷入了情感的郁闷期;不过仅半年之久,第七季的开播迅速使观众们迎来了情绪宣泄的突破口,只不过随着两名重要人物的血腥暴毙,一下子使他们陷入了更大的情绪波澜。

亚伯拉罕和格伦的死激起了瑞克对尼根的怒火:“我要杀了你。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但我一定会。”一个小镇的警察,逐渐成长为一个领袖人物,然而他的控制欲也同时在膨胀,他的兽性也使他摒弃了作为人存在的合理方式。他可以对威胁到家庭和谐的昔日好友痛下狠手,也可以在儿子遇到骚扰时咬断敌人的动脉,而且在团队被食人族活捉后像发疯般的野兽用大砍刀挥向他们的躯体……

直观人心,审视人性

在一个复杂的社会,或许我们可以从丧尸片中感受到人性的意义。乐观主义者从中对照,感受生命存在的可贵,悲观主义者则感受到末世危机时人心险恶,但无论怎样分析,都是与人相关。

丧尸题材说白了和科幻题材差别不大,人类面向的都是异体(外星人、机器人或僵尸),一个面对人类高端发展,一个则面向人类覆灭延伸,实际上都是对人类处于未来世界的假想和摸索。所以丧尸片并非单纯的对照生与死、恐怖与机警的神鬼大片,最重要的是能直观人类内心的脆弱和极限。

丧尸题材在把原来建立起来的人类文明瞬间抛弃到废墟的同时,所有的文明社会里的条条框框也都被打碎,而在此基础上重构的乌托邦社会,被赋予了新的定义。所以“行尸走肉”这个中国成语很好地运用和深化了丧尸片里为维护自身利益而重建的处事方式。这样一看,剧中主人公瑞克从一名警察“黑化”为充满兽行和暴力的领袖人物,也就在情理当中了。

据说接下来第七季剧情中尼根和瑞克的对抗之战会很精彩,而且漫画者迷们还透露说后面“刀女”米琼恩和以西结(神之国的国王)成为情侣,还有一批“低语者”会大量出现,他们披着僵尸的皮作掩护,假装成丧尸模样,这是瑞克团队的最大敌人。而这些“低语者”会否在第七季提前空降到剧情中,无疑决定了这一季的《行尸走肉》是不是自开播以来最精彩的一季。

事实上,该剧最终感染大家的或许是对人性的审视——摆脱了传统电视剧狗血剧情、主角光环的《行尸走肉》,正在用血淋淋的残酷现实告诉人们这个残忍世界不需要怜悯,这就是行尸走肉。


第七季的精彩还在继续,瑞克是否就会一直如此忍气吞声呢?弩哥又是否就这样诚服?谁又会带领瑞克一族走出困境呢?有太多的疑问,只能渐渐等候,也许这就是追剧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