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博整整一年了,经过了服务器从国外到国内再到国外,经过了由免费域名更换为付费域名,经过了版面的一改再改,最近也没怎么更新博文了,为了纪念这一行径,我觉得我还是要写些东西,这有点像一对恋人为了庆祝俩人尚未分手,特地去过周年纪念日。问题是,他们还得回到出发的地方继续日常生活,朝着相看两生厌的方向挺进。 这相当于说,虽然我与博客“相恋”了一年,而且周年纪念的庆祝也已完毕,但一想到还得继续恋下去,我还是有点拔剑四顾心茫然。

如果一个爱好只是为了让自己高兴,比如阅读、音乐,一般不能用来展示,即该爱好所带来愉悦的过程不涉及他人,相当于自恋。这类爱好的好处是,某一天你可以不爱不好了也没啥。没人会跟你说,你怎么最近不阅读了?我等着您继续阅读呢!自恋型爱好比较超脱,更加自由; 而博客不属于这类行为,它涉及到一圈人。你写的时候是给某些人看的,所以这爱好有点像弹吉他、踢足球,总归是要演给别人看的——你勤奋地练习,不就是觉得有时候会被某些人看到吗?——虽然我们装作没有这样的动机,或者干脆矢口否认。

到目前为止的一周年,我装作没有读者的样子写给某些人看来着,这群人不是特别多,但是还是有些忠实的读者;让我累的是,我自己对博客的底线:要么不允许它看上去太严肃,所以故作轻松,从而也容易失去优雅;要么不甘心看上去文艺中年,所以故作粗鄙,从而不时略显造作。在这样的摇摆中,我似乎想通过博客将自我塑造得“轻松、智慧、幽默、有知识、有文化、知心、冰雪”,全然不顾引号里的形容词有些压根不那么适合屌丝形象。 好在也许我将远行,我又可以幻想将自己的一段过去踩在脚下,踏在旧我的残骸上,挺身造型英勇彪悍一往无前。 我的博客也将如此,我将继续矛盾地反对博客本质上的矫情,同时不断写下残留矫情因子的博客。在通往新生活的路上,欢迎来过这里的人们继续来做客,你们来过会留下足迹,还有欢迎各位的评论留言,鼓励大家在此留下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