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每到此季节,篱笆外、墙角边、泥巴路旁就有一簇一簇的牵牛花肆意开放,藤曼也是疯狂向上延伸,腾尖高高指向天际。

今天骑车路过泥路旁,看到了一簇,甚是幸喜。现在农民对自己农作物的过度溺爱,在他们看来一切作物以外的植物都是杂草,现在都少有看到野花。

  

每株牵牛花,从土中长出来时只有一根主干,最初颇象黄花菜,两周后它就会变成蔓条,并有叶子生出,蔓条呈淡绿或紫红色,上面还有一些细小的毛毛,看上去弱不禁风,但它的生命延伸能力极强,它在平坦的地方总是帖着地面生长,只要环境允许它能长成数十米甚至更长,当它遇到可缠绕的物体时,就会牢牢地抓住那些物体不放,竭尽本能,寻找生命的支撑点借势而长。

它在缠绕物体时生出多个枝杈,枝杈上也会生出很多叶子,牵牛花的叶子有婴儿手掌那么大,青如翡翠,生长期一般八到十个月,花期六个月左右,它的花朵,是由五片花瓣围在一起,花瓣尾端向上翘,像一只只小喇叭,因此人们也叫它喇叭花。

我喜欢牵牛花,不是因为它也是花,而是因为它有顽强的生命力,不用人播种,不用人浇水、施肥和杀虫,不畏风雨,不惧烈日,自强自立,年复一年,周而复始,枝繁叶茂,花团锦簇,默默无闻,装点着大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