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子孙 生下来都要守候这个日子

这个日子叫清明 

这个思故迎春的日子 曾让一个唐代诗人欲断魂 

一断就是千年 隔着千年的诗行 

我仍看得见路上的行人 我仍听得见行人的借问 

我仍看得见牧童的遥指 我仍闻得到杏花村的酒醇 

这是一条有雨无雨都纷纷的路 走在路上的 有他 有我 有你

昨晚我于子夜祈祷 今天大风呼嚎

雨下了一夜接一天 老天也止不住了眼泪 

众生更是内心焦作 因为 风雨梨花寒食过 

几家坟上子孙来 因为 不思量自难忘

阴阳两界无处话悲凉 下吧 春雨催春又清明

 哪怕在诗里 哪怕在心里

哪怕在家乡的稻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