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向可敬可爱的白衣天使们道声:你们辛苦了,祝愿你们护士节快乐,工作顺利。护士是春天的露珠,纯净清澈,关怀备至:是夏日的骄阳,微笑迷人,热情如火:是秋天的晚霞,美丽动人,体贴温存:是冬日的腊梅,坚强不屈,默默绽放。在护士这神圣的节日里我赞美她们纯洁的心灵,高尚的情操,善良的微笑,无私的奉献。你们都是美丽的天使,愿你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该节是为纪念现代护理学科的创始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于1912年设立的。不同年代文化背景的护士服饰变化,折射着护理事业的发展。下面一起来看看护士服装的变迁史吧。

南丁格尔时期护士并不是一种职业,仅仅是宗教行为,她们的服装也仅仅是当时那个时代女性的服饰,只是在裙子外搭上了一件围裙。虽然没有统一的服饰,但是生命却在她们的手中得到了重生。

1860年6 月24日世界上第一所护士学校诞生了,正式建立了护理教育制度,从此护士正式成为一种职业。护士服也成为了这个职业的符号。有领子的格子衬衫,外加一条前面交叉的围裙,很多护理小器械随身携带并挂在腰间,一顶别致的帽子,别在秀发之间,更彰显出护士的甜美。服饰,但是生命却在她们的手中得到了重生。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南丁格尔将防护的理念已融入了护理服装中,端庄中透出护理特殊的要求,那个时代发热的患者较多,护理不仅仅要服务于患者,更要注意个人自身的防护。护士服的特点除了手和脸。全身上下不得暴露并冠名为「发热防护服」。

20世纪初,护士服仍然带有修女的着装色彩,但她们所戴的面纱已经不是延续修女的习惯,而真的是出于卫生的考虑:为了防止长发落下,需要把头发高高束成一个髻,用帽子或面纱完全遮起来。

20世纪的头十年,围裙式的护士服穿起来像极了女仆,某些护士帽的设计使得其「女仆装」的特点更加明显。幸好,臂章显示了她们的职业,还能体现等级——初级护士的臂章是浅色的,而高级护士则为黑色。

图左:这套格外帅气的护士服,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澳大利亚军队护士的制服(照片是后来拍摄的)。一件长袖的橄榄绿大衣,金光闪闪的纽扣从颈部一直到腹部。腰间束有皮带,以确保大衣贴身,外加一条红色的斗篷,身材高大的女性穿起来,要是没有头上那顶标志性的护士帽,还真难认出是位护士。图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芬兰部队的随军护士(Red Guard Nurses)依然戴着修女式的头饰,覆盖了整个头颈,垂至肩膀。额头和臂章上都有红十字标志,很容易识别。由于极端天气,白色的护士服外还罩有一件厚厚的大衣。

1920年代,美国爱荷华大学附属医院发明了「玛芬帽」(Muffin Cap,上)。后来,玛芬帽又被「手帕帽」(Handkerchief Cap,下)给取代,因为后者更容易清洗、制作和运输,而且相比只能盖住头顶发髻的玛芬帽,手帕帽可以罩住整个头部。

1936年,南丁格尔去世 11 年之后,护士帽开始变得千奇百怪,几乎每所护士学校都设计了自己的「校帽」。这个时期大多数护士帽都很小,更像是一件配饰,是护士职业的象征。

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接踵来临,使护理元素发生着巨大地改变。甜美隽永已经被干练、速度、整洁取代。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护士服装与飘扬的红十字,蕴含挽救生命的力量,给呻吟的伤者带来心灵的慰籍,把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弘扬,从此护理工作成为受人敬重的职业。左上图为一张二战期间红十字会在美国的招募宣传海报,画中的护士身披军袄,帽子与前胸都有红十字的标记,眼神充满怜悯,浑身散发着圣母般的光辉

伴随着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北京友谊医院前身「北京苏联红十字医院」落成了。「减少人民疾病,提高人民健康水平!」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中华儿女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纷纷来到医院,把保障新中国人民健康的重任担到肩上。

1957年苏联红十字友好医院正式移交给中国,从五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护士的服装与医生的服装没有太大的区别,白色大衣,一顶圆筒白帽。近三十年的历史中,护士始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救死扶伤的责任放于心中。

改革开放的春天翻开了历史新的篇章。护理程序、整体护理,护理的春天也来到了。护士的服饰也在发生者翻天覆地的变化。服饰的变迁折射时代的变迁,睿智、美丽、善良的护理人永远将责任放于心间。

改革开放的春天翻开了历史新的篇章。护理程序、整体护理,护理的春天也来到了。护士的服饰也在发生者翻天覆地的变化。服饰的变迁折射时代的变迁,睿智、美丽、善良的护理人永远将责任放于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