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高考对我一个过来人来说过去有很多年了, 考试对我而言也只是成为了一种形式,当初挑灯夜读,紧张不安的高考,现在看来高三那段时间却是如此的充实,至少比大学生活来得更加真实与满足! 

 我一共参加过两次高考,我从第一年说起 高考前是最轻松的时候了,早上可以多睡一会,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也都被放假回家了,食堂伙食象征性的搞好了一些,也不再有成堆的习题,老师最多是要求看看之前复习整理的错题,其实那段时间也没多少人看得下去了,大多开始幻想自己的大学生活,目前看来大学被我们想的太过美好。 

那段时间我们的体育场刚修好没多久,每天吃完晚饭我们就会躺在足球场的假草坪聊天,都聊的些什么已经没有什么印象,只依稀记得魏壮志和我聊了蛮多,和他在一起聊天我一般是听多于说的,他年纪没我的大,不过比我长得壮多了,人如其名嘛!他给我的感觉就是,我是他弟弟,他是哥哥。我在学校一直不停的在折腾,他也出去一两年了,现在这种感觉或许会更深,他离校后我们平时少有联系,一般是有事一叫就应,对于我大多数朋友好像都是如此。 

考试那两天天气阳光相当的猛烈,我们班同学的考场有的在本校,有的被分到了潜江中学,我被分到了潜江中学,我们去考试还得步行几公里到考场,张柳同学与我一到。

记得有一场考完了我和她一同撑着她的伞回学校,在路上遇到生物老师,她说了句:你们,然后会心的笑了笑,她可能是误会了我们的关系。张柳同学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特别开朗的女孩,现在看qq空间时有看到她的动态,可是每次都是心情不好,真的希望张同学能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 考完高考的那天很多同学去网吧包夜或者组团去K歌了,高考时父亲一直在陪考,早上从县上坐班车到考场,晚上又做班车回县城,那时候父亲还没有买摩托车,回到家还得骑一个小时左右的自行车。

考完之后也就和父亲一同回了家。 和同学们相处几天,告别了高考的压力,大家都笑得很开心,有考得很好的,也有决定复读的! 有得选择去旅游,有的选择去远在他乡的父母那带上两个月…… 大家各有各的去处,我在家待了了一个星期的样子就去了二伯父家,伯父工作忙基本很少在家吃饭,二妈也还在学校做事,堂姐在大学,我就周一至周五自己做饭,为了一个中餐我有时的忙一上午,做出来的东西勉强能吃。

每天就是这样的过着等待高考成绩,自我感觉也考得很不好,比较迷茫,当看到成绩又多了些不甘,507离二本只差了十分. 很毅然而然的我选择了复读,那一年和我一同的还有宋文成,黄蓉,张禹晨等,我和宋文成、黄蓉在一个班,我们在高三时交集甚少,没有过多的交流。

在高四(其实说来我是个伪高五)我们经常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玩,在补校比在高中要管的松,我们有空就会出去改善下伙食,常去的就是肯德基斜对面的华莱士,经常有买一送一之内的活动,价格更亲民些。 

学校管的松,学生的学习氛围却不差,我们那个教室坐了两百五十个人,看着别人的学习劲头,有了想偷懒的想法都会觉得羞愧。

那时的日子过得很简单也很充实,很随意也没什么方向!因为有那么一群人,是一段长存的记忆! 第二年高考成绩504,比第一年还低,当时整个人都蒙了,后来分数线下来给了我一线的生机,我保守填志愿来到了这个大学,也许有点亏,不过也许这是最好的一种选择。 

这些都是往事,那两年一起高考的人,你们还好吗? 今天参加高考的学弟学妹,你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