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明媚的天空,微冷的春风拂过面庞,天空似乎少了些什么,不是云,对,是风筝。在这样的天气放风筝是最好不过的了,但只是有想法,再也没有兴致拉长线,拽这风筝满大堤的跑了。也许风筝已不属于我们这个年龄,不过回想放风筝的那些岁月和一起放风筝的那些人,也是一件乐呵的一件事。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每天的零花钱就五毛,那时候一个风筝的价格也是五毛,这种风筝再普通不过了,就是一个竹片的骨架再加一层印有图案的一张塑料纸。这种风筝风大了就承受不住了,不过那是的经济条件就够买这种风筝,为了这种风筝也不得不禁一日的口馋。不过它们也带给了我们不少的乐趣。 我也尝试过自己制作这种简易的风筝,先到竹园砍竹子变劈成一片片的,再用细线把竹片绑成一个骨架,最后在骨架上铺一层塑料纸就算完工了。可是每次自己做的要么是飞不起来,要么就是飞不高,回想起来估计是没把握好两边的平衡。经过了几次失败,也就懒得自己再去动手了。更何况买的风筝形式和图案多种多样,不像自己做的色彩单一。我那时最喜欢的风筝要属孙悟空了,其他人有的是凤凰,有的是鱼,还有的是鹰。我们那是在一起就喜欢比谁的风筝放的最高,所以每次都是买一个风筝买几捆线。随着线不断的放长,风筝变得越来越小,变成了一点,最后消失在天空,只见垂挂在天空一段美丽的弧线。我们把风筝放上天空之后都没有收回来的习惯,他只有在天空中才能实现它的价值,已经找到了他的真正归属又何必把它拉回来。夕阳西下,各位的母亲或奶奶就开始呼唤回家吃饭,我们就找一棵树,把线的末端往树上一系,就各回各家了。次日再来大多数的风筝都被风吹到哪去了,那是我在想它会不会飞到了美国去了。后来我和伙伴到了不同的地方上中学,也就少有机会在一起玩了。再后来他们都陆陆续续的外出打工,而我选择了和他们一条不同的路。 在高中时和班主任的关系搞的不太融洽,我也就留级转到了另一个班,在新的班级性格变得开朗了许多,认识了不少的朋友。2010年的春天,和新认识的朋友相邀到东荆大题放风筝。我们一共买了两个风筝,有一个是笑脸,还有一个记不清是什麽外观了。我们竟然把线搞的一团糟,在剪刀的帮助下拼拼合合勉强搞成了一捆线,也就带着一个风筝去了大堤。堤上风很大,风筝一放就飞上了天,只是线很短,风的不是很高,那个笑脸依稀可见。 我的高中好像不只读了三年,在补校的的那年一个月假正好是清明节。我们几个准大学生和几个大学生相约到江汉艺术学院去放风筝,那天天气倒是很不错,只是风不管东西南北乱吹,那一日经过多次努力最终还是没把把它放上去,到时把人都给累趴了。关于风筝的记忆大概就是这么多了,今年清明天气是否依旧晴好,朋友们是否都有空,咋们走起,去寻找我们童年的快乐!